友嘉朱志洋肯定「二代大學」教學策略

二代大學校長-天來創新集團董事長陳來助強調二代大學是存在在「信任」中,國際級的業師不只是授業解惑,更可以是兩代間的橋樑;(左起)友嘉集團總裁朱志洋、二代大學校長陳來助、友嘉集團董事朱姵穎。圖/業者提供

企業接班問題一直困擾著台灣企業家,前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尋尋覓覓超過10年,才在今年完成接班工程,正式退休。已到70歲的友嘉集團總裁朱志洋出席女兒朱姵穎「二代大學」聚會時即表示,對他最困擾的事即是友嘉集團這麼龐大的事業體要如何交棒。

過去因為事業忙碌,無暇參與兒女學校活動,朱志洋是第一次以家長身份出席由全國中小企業總會成立的「二代大學」師生家長會,他說,在了解二代大學的相關課程及師資後,讓他很羨慕子女輩有機會來上二代大學,尤其全國中小企業總會聘請的師資都是國際級,連自己聽了都收穫很多,也啟發他對於原來的「傳承」規劃有更周全及綜合性做法。

據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11月發布《2018全球暨台灣家族企業調查報告》,54%台灣家族企業規劃把經營權和所有權交棒給下一代,然而,卻僅有6%有健全的交棒計畫。然而,最新公布《2018中小企業白皮書》揭露超過53%台灣中小企業老闆年齡超過50歲,顯示,台灣中小企業交捧急迫性。

全國中小企業總會長期關心二代接班問題,十多年來一直有系統性培訓二代接班人,自去年開始成立「二代大學」,採用創二代新事業私董會、一對一策略導師配對輔導、一對多經營主題分享、三方輔導共識會、新一代企業研習營、海內外企業營運、新創資源串聯、新一代企業家大會師等輔導模式,讓台灣二代可以順利接班。

一對一教學

「二代大學」校長陳來助說,他常被問到「二代大學」校址在哪?上課地點可以是視訊、可以在工廠現場,最重要的是老師與學生(一代與二代)的信任。因此,面對「二代大學」在哪?他的回答是「二代大學就在一代與二代的信任中」。透過「二代大學」平台的信任機制,一對一的業師按照學生各自提出自家企業的問題給予就其領域的指導,最後再根據學生提出的未來營運計畫進行調整。其次,也會定期辦理「業師小聚」,安排不同領域的師資進行專題演講,讓學員們可以從不同面向與專業思考自家企業問題。

朱志洋認為「二代大學」一對一的教學模式很難得,他說,友嘉的德國公司,會提供資深員工一對一進修學習,他們一個人的一年的學費就要台幣800萬元,而「二代大學」聘請國際級師資一對一的教學,讓二代接班人可以從他們身上學到學校學不到的知識。其次,「二代大學」師資都曾是身經百戰的企業家,他們將他們一生的經營智慧無私傳授二代,讓二代去面對問題、解決問題,從旁協助、輔導,這也讓朱志洋相當敬佩。

私董會運作找出經營盲點

「二代大學」另一項課程特色即「私董會」運作模式,由新一代企業家、策略導師、其它大型企業CXO組成外部決策小組共同組成仿公司運作董事會,藉由經營者的報告,其它私董會成員共同審視其決策,從中找出經營者的盲點,並提供專業上之建議,這項運作模式,也讓朱志洋認為給決策者很大幫助。

聯夏食品工業公司董事長林慧美出席「二代大學」師生家長會時也認為,讓兒子參與「二代大學」可以讓他的眼界更大,也看到「二代大學」運作機制可以讓兒子有不同的創新想法,未來為公司提出創新改革策略與思考。

本身也是二代回來接班的林慧美,她回憶當年在接班過程與父親衝突不斷,從自身過去的經驗,她對兒子是否回來接班採開放態度,而未來是一個共治的時代,她也期盼兒子不一定要一個人扛下企業發展重任,也不排斥兒子可以找更多人加入公司經營。

受到台中市機械業二代協進會(G2)第九屆會長,也是「二代大學」第一屆學員曾煥龍引介而加入第二屆二代大學的勤工有限公司執行長林少顗對二代大學教學方式很感動,他說,學習過程就像爬山,二代大學導師就像你的嚮導,他們陪著你一起爬,讓爬山者可以用最有智慧的方法到達山頂。

看到堅持而有希望

林少顗博士班畢業後,看到父母將公司看成另一個小孩般珍惜,於是回到家中幫忙,雖然機械產業是很穩定的事業,然而,近年來的轉變很大,父母雖然有看到問題,卻無暇思考如何改變。林少顗於2016年回到家中事業後,也與G2等二代團體互動以交換彼此經營問題,但對如何落實,卻沒有方法。林少顗看到曾煥龍去年來上二代大學後,讓他們公司整個體質得以進行全面調整,而吸引他今年也報名參加。

全國中小企業總會聘請具跨國企業經營經驗導師團隊,幫二代大學學員一對一輔導。圖/業者提供

訊息來源:工商時報 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81217000303-260210

新訊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