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傳媒》【疫情下的黃金屋:趨勢篇】直覺疫情背後不單純 這家公司趁「藻」換個腦袋做事

台灣宣布三級警戒長達兩個多月,如今終於調降,即便仍有零星個案,但疫情終將消散;在這段百業求存的日子裡,企業無不使出渾身解數,《風傳媒》採訪個中佼佼者,整理出企業拚轉型、玩創意、抓趨勢等三大心法,作為這次疫情過後,企業應該學會的三堂課。以下是遠東生技董事長闕鴻達接受《風傳媒》專訪內容。

對抗瘟疫的唯一方法就是正直──卡繆《瘟疫》。在疫情發生當下,每個人都可能做出不同選擇,有人消極以對,有人積極求生,更有人試圖做些什麼,避免下一場浩劫的到來。

去年十二月,遠東生技與長庚大學新興病毒感染研究中心共同召開記者會,宣布已發現過去曾用於流感藥物的成分,於細胞實驗中能顯著抑制新型冠狀病毒活性,且該抑制模式有別既有新藥,來自微藻萃取物,堪稱全國首創;預計2021年第三季通過二期臨床試驗,最快第四季上市。

在疫情需求加持下,主攻機能性保健食品、生醫檢測試劑、抗病毒新藥開發的遠東生技雖滿手訂單,但闕鴻達卻別有所感,認為這場疫情其實是一種警訊,因此決定轉型,朝綠色產業邁進。以下是訪談摘要:

《風傳媒》問(以下簡稱問):這次疫情,生技醫療業普遍受惠,你們也是嗎?

闕鴻達答(以下簡稱答):確實,這次疫情對我們是利多,而且英國、印度、巴西、南非都還有變種病毒在到處亂竄,所以我們預估,疫情在未來兩、三年內仍然是沒完沒了。

不過,我們也觀察到,即便是防疫這種「硬需求」,如果不懂變通,一樣會很慘。比方說,我們在法國的經銷商,有些依然只靠實體通路在銷售,疫情發生後,業績掉到剩下兩成,但只要轉往電商銷售的,業績反而都暴增好幾倍,形成明顯的對照。

問:聽起來需求不是你們最大的問題,在供給上呢,有沒有遇到什麼挑戰?

答:我們研究抗病毒材料,一直朝新藥開發邁進,大概走了二十幾年,花了兩、三億元,到現在疫情出現才有應用的機會,但也因為疫情一下子爆發太快了,造成很多地方都在塞車,像我們有商品要送審,人家國外FDA(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一個月就會告訴你過不過,但是換成台灣,我們送進去之後就是一直等。

其實,我們新藥的審核流程跟國際都是一致的,只不過美國有標準化,只要材料準備好,資料齊全,送進去以後,規定三十天內一定會告訴我們結果,不管過或不過,不可能拖,相較之下,這方面台灣有太多包袱了,應該盡量回歸科學才是。

問:這次疫情,對你們有什麼啟發嗎?

答:我們也開始思考,為什麼地球環境變化會那麼大,先是極端氣候,不是大熱天,就是大冷天,最近中國還淹大水,這不是只有一個國家的事情,包含這次病毒,搞不好都和環境變化脫不了關係。

所以,我們也反思,有沒有可能來解決人類與大自然之間的衝突,結果認為,我們是有機會的,因為我們的強項是培養藻類,而藻類本來就是大自然的產物;四十億年前的地球還是一團火球,當時根本沒有氧氣,最早就是因為藻類的出現,才開始吸收二氧化碳、行光合作用,這才有了氧氣,完全就是藻類的功勞呀。

反觀現在的地球,空氣裡二氧化碳的濃度不知道又飆高到多少了,所以我們打算啟動綠能轉型的計畫,想透過藻類培養來把二氧化碳吸走,把氧氣找回來。

問:你們打算做什麼?

答:首先是擴大本業──藻類養殖,因為藻類的生長過程中,本來就會伴隨大量光合作用,可以吸收二氧化碳,達到減碳的效果(編按:根據台電綜合研究所報告,在相同養殖/種植面積下,藻類捕捉二氧化碳的能力,約是樹木的二到四倍),而藻類是可以無限生殖的,在技術上完全沒問題。

問題是,要擴大養殖,就必須不斷去化,只有藻類的應用越多元、需求越大,我們才可以種植更多的藻類。所以,在這前提下,我們已經啟動各種藻類應用管道的開發,可惜藻類的適口性不是太好,不容易當成食物,否則去化量可以非常龐大,但如果能當成魚、蝦、牛、羊飼料的餌料,那量就出來了,目前我們盤點,大概可以發展出六、七種新應用。

另外,我們也打算做藻電共生,下方養殖藻類,上方用來生產光電,到時候不管賣台電或自用都好,因為我們自用也等於減碳,比起火力、天然氣發電,都環保得多,畢竟,未來繼續用台電的電,很可能要多負擔所謂的碳價。這次疫情讓我們痛定思痛,認為再不做,怕以後沒機會做了,那就趕快做吧。

訊息來源:風傳媒

新訊列表